山药网,中医论坛,健康论坛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中西医对话节录 [复制链接]

1#
表弟彦文,颇有主见,虽中医世家出身,毅然习西医并有所成。今夏西医学硕士学成归来,于某三乙医院心血管内科独撑大局,甚得领导赏识。学而致用,家人倍感欣慰。

某日其有暇来我处,我向其请教循证医学的问题,言谈之间涉及渐广,自然的争论起了中西医的优劣所在。有些话题可能代表了部分中医、西医的心声,摘录如下(其中“李”代表我,“弟”代表彦文)。



李:老弟中医世家出身,有现成的师傅,何不在临床中加用中医药?

弟:效果不佳。

李:偏见,绝对的偏见。你没看到你三叔(赤峰名医董松泉)在患者中的威望?

弟:你们中医只能治一些功能性的疾病,器质性的则效果不好,比如心脏器质性病变,我们可以手术,可以下支架,你们呢?

李:我们中药效果也不错啊,可以益气温阳、活血化瘀、开淤散结的。

弟:疗效不确切,没有重复性。

李:非也,非也。我们中医也得写论文啊,所以我们也有统计,也有数据。

弟:我看过,上学时有些中医院校的朋友发论文需要数据,请我们帮过忙。你们那个统计不严格,实验设计大多本身就有缺陷。人家根本不承认的,所以影响因子大的杂志都不给你们刊登。你们的论文只能登在那些二流 的杂志上。

李:可我们中医界出了很多书,所说的疗效都很高,难道还能有假?

弟:在哪?

李:我给你拿一本,(随手拿出《扶阳讲记》)你看,这个是中医大教授写的,他说能治好多你们西医治不了的病,不比你们西医强?

弟接书看来大约十几分钟,

说:你们中医的理论我不懂,可这本书里的数据八成是假的。

李:不会吧?请拿出证据。否则就是造谣。

弟:你看这个有效率。什么是有效率?什么是治愈率?依据的标准是什么?全都没说啊,如果是这样,我可以说我的有效率是100%,治愈率是99、9%,反正也没有对证,随便说嘛。你们中医难道没有诊断、治疗标准?

李:有的,不过可能没有你们西医的那么精确。

弟:你们中药有多少种?

李:这个很难说出精确的数字,因为有官药,还有很多地方用药。不过差不多的中药房总也有个三四百味吧,怎么啦?

弟:你看,他说全年83种病,只用了42味药。符合你们中医的规律吗?

李:没看过他真正临床,不好说符合不符合。不过他这本书后面倒附了他一个下午的处方。

于是我们俩又花了约20分钟,粗略统计了一下卢处方中的药味,包括有:紫苑、茯苓、半夏、陈皮、木蝴蝶、杏仁、石菖蒲、浙贝、栝楼壳、苍术、砂仁、炙草、白术、巴戟天、菟丝子、白参、黄芪、阿胶、苁蓉、枸杞、麦芽、党参、胆星、天麻、山楂、松节、木瓜、淫羊藿、杜仲、地肤子、小茴香、青皮、白芷、蛇床子、苍耳子、当归、吴茱萸、白豆蔻、白及、苏子、黄芩、黄精、茜草根、化橘红、竹茹、灵仙根、楠藤、秦艽、独活、牛膝、刺五加、香附、黄柏、知母、厚朴、柏子仁、酸枣仁、藿香、大黄、枳壳、车前子、海金沙、金钱草、石苇、郁金、灵芝、五灵脂、龙骨、牡蛎、薤白、木香72味,加上附子类、干姜类、桂枝类共计75种。

弟:怎么样,多出了近一倍吧?假的吧?

李:、、、

李:他可是个教授啊?

弟:教授怎么啦?前些日子不是报道说院士也参与学术造假了吗?你看他这个例子(指日本医师实习一个月),一个月看了47种病,开了700多张处方,可只用了27种药。如果他说的这个例子是真的,有效率也是真的,那么这个处方的规律很容易用电脑分析归类,也就是说你们中医就有了特效药了,哈哈,那样谁都可以当中医了,认识字会写字就可以了。

李:不是这样的。

弟:我丝毫没有贬低你们中医的意思。中医对某些疾病也确实有着神奇的、还无法解释的疗效。可你们不应该造假啊。连个数据都摆不平,前后自相矛盾,一看就是假的嘛,让别人怎么想?

李:、、、



李:惭愧,惭愧。大教授以前没写过书,不会弄这个,他那个宝贝徒弟又是一根筋,俩人没算好帐。下回就好了,卢再出书,一定先把数据算好了。免得拿出来给中医丢人现眼的。

弟:你真是操心不嫌累。天天看那么些个病人不累?还要管人家的闲事。

李:不能这么说。这可不是闲事,差点被他的名头蒙了,还不知被他唬住多少人呢?我们中医可不都这样啊。

弟:算了算了,只要你别蒙人就行了。你个小中医、乡野土郎中,要名没名,要地位没地位,谁听你的啊?再说了,是非之徒还以为你借着这个机会要出名呢。

李:但求无愧于心吧。

弟:等到挨骂你就后悔了。

李:后悔了再说。总不能明知道其错而不说啊,那不成了小人了?

弟:也是。



上面的对话发生在08年7月份,此后我的心情久久无法平静。以前隐隐觉得不对,可内心又一直不愿意承认。表弟的分析让我很震惊,也清醒了很多。都说中医内部要团结,不要内战,要一致对付西医。还说什么一荣俱荣、一损俱损。可如此明目张胆的撒谎、说大话,蒙骗了一批热爱中医的年轻人、忽悠了一群对医学无知的患者,表面上很热闹,可一派虚假繁荣的背后难掩衰败的现实。被他治坏的病人转到西医那里,没人知道他卢大教授是谁,只知道是被中医治坏的。这些恶劣影响对中医形象的破坏有多大,骂我的那些人你们没有想过吗?

痛定思痛,我静下心来又翻了一遍《扶阳讲记》,发现里面的漏洞还真是不少啊。举2例。

1. 卢说从不用温清之法,可书后所附处方中,熊男慢性咽炎案附子黄柏同用,赵女干燥综合症案亦用附子黄柏,一下午用了两次,一年呢?用了却要说不用,是说错了还是方子是假的?

2. 卢说吴佩衡、祝味菊都听过他祖父卢铸之讲课,这个我们无法考证。可卢大教授在数字上又犯了迷糊,卢说他祖父四十多岁了,吴、祝才二十多一点点,可请看:卢铸之(1876---1963),祝味菊(1884---1951),吴佩横(1886---1971)。实际上卢铸之只比祝味菊大了8岁,比吴佩衡大10岁。与卢要表示的意思明显不符啊。不知是小学数学不过关还是别有用心呢?



此后我定下心来,相继在论坛发表了几篇评判伪火神的文章,皆是受了我与表弟这番对话的启发。还是那句老话: 我们渴望社会各界的关注,但此类“纸上谈兵有机巧、临证用药无真功”的投机之辈,只会破坏国人对中医的印象,因其言之愈高、效之愈低,反差之大,恐国人误会全体中医皆属此类也。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');